描述

有许多新发现证明阿拉伯语是自古世界各国人民已知语言中最早的语言。在经过多年的隐瞒和伪造事实真相后,新近的研究和考古发现再次肯定了阿拉伯语的重要意义。
公元79年在火山爆发中遇难的罗马著名学者伯利努斯在他著的37卷《自然史》一书中说“腓尼基人因发明了字母表而赢得了巨大荣誉。”而希腊历史学家赫鲁都特斯早于伯利努斯500年得出了同一结论,他在《历史》一书中说:“这些和哥德姆斯一起来到希腊的腓尼基人带着古希腊人以前不知道的字母表。”
...

整体描述

 

有许多新发现证明阿拉伯语是自古世界各国人民已知语言中最早的语言。在经过多年的隐瞒和伪造事实真相后,新近的研究和考古发现再次肯定了阿拉伯语的重要意义。
公元79年在火山爆发中遇难的罗马著名学者伯利努斯在他著的37卷《自然史》一书中说腓尼基人因发明了字母表而赢得了巨大荣誉。而希腊历史学家赫鲁都特斯早于伯利努斯500年得出了同一结论,他在《历史》一书中说:这些和哥德姆斯一起来到希腊的腓尼基人带着古希腊人以前不知道的字母表。
  
尽管大多数古代历史学家都认为是腓尼基人发明了字母, 但生活在公元前一世纪的西西里岛历史学家德尤都尔斯却转引自克尔特岛的书籍称字母是迦南叙利亚人或其他人发明,而腓尼基人只不过是将其带入希腊,挂上他们的名字,将其称为腓尼基字母。
无论为何,古希腊神话强调说,腓尼基国王阿基努尔的儿子哥德姆斯建立了希腊塔以拜城,在那里传播了字母。神话中的哥德姆斯是为了从众神之神宙斯手中夺回他的妹妹欧罗巴而来到希腊的。后来欧洲即以他妹妹的名字命名。哥德姆斯在波尤斯亚省杀死了看守他妹妹的龙,并遵照女神雅曲娜的命令将龙的牙齿撒在了希腊,于是在每个撒下了龙的牙齿的地方就出现了一座希腊城市!
   
这是马耳他岛一幅大理石腓尼基墓碑。上面刻有对腓尼基穆勒加尔特神和希腊赫拉克理斯神的祷告。祷告用腓尼基文和希腊文两种文字写成。这个现存于巴黎卢浮宫的墓碑建造于公元2世纪。众所周知,穆勒加尔特是苏沃尔和加尔他哲最伟大的神,他与希腊赫拉克理斯一样都代表着超常的力量。一些权威的学者甚至认为腓尼基人不仅将字母文字带给了希腊和罗马,而且还给他们带去了神话体系,诸神职权及他们与人类的关系,认为腓尼基人曾与埃及人在这方面早于希腊神话一个世纪。而另外一些人则认为先知在麦加捣毁的偶像原本是古代腓尼基人放在天房里的。
来自海湾
   
学者们一致认为神话源自历史事实, 传说者根据自己的爱好给它穿上了幻想的衣服,用各种适合大众口味的传闻和有趣的故事情节极力装饰传说的内容和框架等,以搏得众人的喜爱和热情。但是传说必须依靠真实确定的事件,必须出自这一事件。
   
根据这一大家几乎都赞同的论点,学术界几乎一致认为是腓尼基人教给了古代世界字母。不管熟悉这一问题的一些人说,这些字母是腓尼基人从叙利亚人或迦南巴勒斯坦人学得的,还是从将象形文字发展为以西奈半岛命名的西奈字母的埃及人那里学得的,或者如其他一些人所说,腓尼基字母源自楔形文字,这种楔形文字产生于伊拉克,传播于叙利亚北部,并且还曾一度出现在塞浦路斯岛对面的奥加利特城。长期以来我在研究各种专业书籍材料时所遵循的分析方法是研究腓尼基人的起源、和他们在从亚历山大到伊斯肯德伦的地中海东海岸定居前的出生地,他们曾在叙利亚、黎巴嫩和巴勒斯坦滨海地区建立起繁华的城市。而这些是欧洲历史学家很少关心的。他们只是注意腓尼基人在地中海的开拓和如何通过古人称之有希拉克勒之柱的直布罗陀海峡到达北大西洋的欧洲和西非及他们在15世纪末哥伦布到达美洲十个世纪前进入大西洋的可能性。
   
在认真总结学者们关于腓尼基人的根源的研究后,我了解到腓尼基人的根在阿拉伯半岛,具体说是在从阿拉伯河到卡塔尔与阿联酋之间的海湾上部地区,其中包括内志高原向海湾倾斜的东坡地。
    
腓尼基:阿拉伯
    
我的上述信念得到了一些权威的历史学家所作出的设想的支持。特别是法国历史学家比努瓦未沙努在他的《沙特之子或王国的诞生》一书的设想和欧德高尔瓦穆目宾在他的《穆罕默德》一书中关于伊斯兰闪族从阿拉伯半岛到叙利亚、伊拉克的迁徒的设想,也得到了历史黎明时期的大旅行家们及晚些时候的考古学家们所作出评论的支持。我可以满怀信心地说,阿拉伯有两次向北迁徙的高潮,带有两个文化使命:一次是以古兰经为标志的伊斯兰开拓;一次是在此以前很久的以阿拉伯字母为标志的腓尼基开拓。
   
曾于1983年带领一个考古队在科威特的菲勒卡岛进行大规模发掘的法国考古学家、学者詹法兰索瓦塞勒在他的报告中说:公元前2500—1500年期间科威特、巴林、卡塔尔及其它海湾温暖的阿拉伯海岸港口的称之为迪勒蒙的文化百分之百是腓尼基文化!在上述城市港口及相邻的沙漠、岛屿已经发掘出一些生动的遗迹,这些遗迹与朱伯以勒、苏沃尔、萨以达、贝鲁特、拉艾斯沙目拉、奥加里特、埃尔瓦得岛、阿卡、凯尔买勒山等地的古迹如出一辙。 还有1958年亦开始在菲勒卡岛进行重要发掘的丹麦学者团1963年即谈到迪勒蒙文化与腓尼基古迹的惊人相似。在海湾酋长国长期坚持发掘的大多数考古学家都一致认为上述地区发现的文字与叙利亚海岸发现的古代腓尼基文字中最重要的是公元前13世纪朱伯以勒城艾里拉目国王石棺上刻的字母。
   
由此,我倾向这样一种看法,阿拉伯语标准语即古莱什语,这一在伊斯兰教出现前几个世纪即已在阿拉伯半岛传播的、古兰经降世所使用的语言就是腓尼基人用字母表达出的语言,他们将这些字母按照的顺序纪录了下来。这些早在历史黎明时期即已在他们海湾港口掌握了航海技术的腓尼基人在迪勒蒙文化出现以前及其发展过程中一直都在勘察阿拉伯半岛,非洲东海岸和东南亚。他们的船队经过霍尔木兹海峡到达巴布厄尔曼得峡和红海,并在阿拉伯半岛南部建立了殖民地, 如在也门和希贾兹海岸的马斯喀特、哈卢夫、塞拉莱、塞侯特、穆卡拉、亚丁、荷台达、吉赞、利斯、吉达、延布以及在埃及、苏丹和厄立特里亚红海沿岸的哈拉伊卜、阿莱姆港、古塞尔、萨瓦金、马萨瓦等。
   
字母与数字
   
有人错误地认为阿卜德拉赫曼奈哈拉维,即人们所熟知的艾勒拜赫鲁勒,是整理出字母表和用字母表示1——1000数目标注诗歌日期的第一人。而最近两个世纪的众多考古发现却表明腓尼基人在此以前的蒙昧时期即按照上述字母顺序写出了字母表。他们最早按照字母从喉咙发音的情形将28个字母列入了上述字母表,并且为了商业计算的目的用这些字母表示1——1000的数字。 其具体表示方法为下表:

最早的腓尼基人取消了三个字母的发音特点,仅用这些字母表示发音时的口形,把它们当做与子音字母相连时延长发音的工具,只是到了晚些时候才在书写中加进了开口符,合口符、齐齿符、静符等叠音、长音和鼻音工具,而且当时使用这些工具只是习惯性的非正规的。
   
同时,腓尼基人还取消了一些在古代阿拉伯语中很少使用的字母,如太米木部落用以 代替??? (G),和在尼罗河谷至今仍在使用的(J,以及“P” “V”等,以便使字母表的字母限定在28个。28个这个数字表示在腓尼基人生活制度和特有信仰中有影响的一些天文、生理和时间现象。它是阴历一个月份的天数,是女人月经周期。如将这一数字除以一年四季的“4”则得“7”,是一星期的天数,也象征7大海和7重天和世界7大奇迹等等。
   
有一些学者认为, 字母表中的字母现在的这种排列方式,不是偶然的,而是包含着某种天文学用意或某种利益目的或某种宗教信仰。1978年持这种见解的人中有意大利著名东方学家艾利森德鲁布扎尼。他专门研究东方阿拉伯、波斯和印度天文学,他倾向认为阿拉伯语字母表符号与天文现象有关。 他认为字母的排列
原本是根据冬夏太阳、月亮旋转和众星球运行轨道而确定一年四季和昼夜长短。他总结说:字母表就像一个固定的月份牌,航海者和沙漠里的旅行者用它来推断天气状况, 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或处境困难时关注自然因素及其变化。
   
逃出瘟疫
   
还有些人错误地认为腓尼基人是从海路达到叙利亚、黎巴嫩和巴勒斯坦的。这在公元前四千年到三千年是很困难的。 当时他们还没能将他们的海上船队发展到能绕过非洲好望角到达地中海。否则他们会定居在西班牙,意大利或西西里或非洲北部任何一个适宜的地方,而不会历尽艰辛去亚洲大陆,在地中海东部叙利亚沿岸地区定居。更符合逻辑的是他们是从陆路到达地中海东部地区的。有些学者认为很可能是瘟疫使腓尼基人在公元前28世纪进行了大迁徙。
   
尽管腓尼基人去公元前3000年与法老的埃及建立了良好关系,并且通过海上西征在欧洲北非建立起繁荣的城市和优良的军事、商业基地,他们却一直关注着叙利亚内地,在那里他们将自己的势力范围扩展到泰德穆尔并与大马士革建立了同盟,将政权延伸到拜尔加和侯拉。为保持与海湾故乡和内志的经常联系,他们还为自己的驼队开辟了安全陆路通道。 居住在海湾地区和居住在腓尼基城市的腓尼基人是通过两条道路进行联系的。 一条是直接的陆路,一条是从陆上到达亚喀巴湾,然后渡过红海进入印度洋再到达阿拉伯湾。直到在西方建立起强大的腓尼基海上帝国,他们的船队开始游弋在北大西洋,并通过好望角到达阿拉伯半岛南部,然后通过霍尔木兹海峡到达他们的发祥地。
希腊旅行家,研究者赛特拉本在他编写的地理大百科全书中引用海上王子马其顿亚历山大船队司令尼亚尔库斯的话说:腓尼基航海者曾在迪勒蒙海引导希腊船只,他们详细了解那里的特点。
   
两种字母表
   
也许我们最能肯定的是腓尼基人将原来的阿拉伯字母表从海湾他们最早的家乡所在地带到了黎巴嫩、叙利亚和巴勒斯坦,还有朱伯以勒、苏沃尔、奥加里特、拉艾斯沙目拉等地国王石棺和石头上刻的字母。 这些字母排列顺序不同于晚些时候从拉丁文传到现代阿拉伯语的顺序。 当时这个上世纪20年代发掘出来的字母表只有22个字母,而不是28个。其中缺少了??? ??? 经过认真分析, 我们发现是腓尼基人自己取消了这六个字母。由于这些字母用于贝都因人语言,不适于他们与之打交道的地中海东西流域的人民使用。腓尼基人将自己的字母教给了他们,而这些过着柔顺的海洋生活的民族不习惯沙漠的粗犷,这些字母他们感到发音困难,听起来粗重,在他们的语言里也很少出现。这里我们还要提请读者注意按阿拉伯字母表顺序排列的腓尼基字母发掘原样本,这个样本的字母排列与借用腓尼基文的拉丁文字母排列完全不同。我们在本文的另外地方已经列表说明了这一点。
   
另外,腓尼基字母的写法是从右向左,这与保留至今的阿拉伯语写法是一样的。古代阿拉伯语字母只有一部分连写,只是在哈里发欧斯曼阿法尼收集古兰经文发现阅读困难时才使其全部连在一起,以便阅读者更容易读好。同时又在阿拉伯语字母上加进了一些必要的点和声符以防止读音混淆和避免语法、声调和音韵的错误。
在这一艰难而纷杂的研究结尾,我们还要指出,一些别有用心的外国人过去和现在一直都在破坏东方的考古发现,在过去长达两个世纪的腓尼基文物搜寻中,尤其如此。他们暗中掩盖黎巴嫩、巴勒斯坦和叙利亚的诸多古迹,这些古迹证明摩西五经的部分内容在加尔加米什和奥加里特战役中失窃,比伯鲁斯(朱伯以勒)城的名字出现在摩西五经中,在拉艾斯沙目拉发现的古文证明摩西五经的雅歌毫无疑义的出自该城。还有一些仇视阿拉伯人的人, 潜入迪勒蒙古迹,经常在他们的日记中徒然地暗示海湾、希贾兹、太哈买、阿斯林、南也门等地的古迹属于希伯来人。这是对阿拉伯半岛古代文明源泉的歪曲,试图以此达到将来某一天占领该地的目的, 妄称这片土地属于他们的祖先。就像他们过去抢占巴勒斯坦那样。
   
从此比较表可以看到腓尼基字母名称(上表左)及阿拉伯字母名称,至今大部分字母名称未变。而对应 的西腊字母名称却完全不同, 从此表还可以看到,希腊字母比腓尼基字母多出三个,即(upsilon)中的“u”, 在阿拉伯语中无与其相应字母, 还有字母“pni”这一字母在希腊语中发“???”的音以及字母“khi”,这个字母发“???”的音。由于这三个字母在大部分拉丁语系的语言中不发音。腓尼基人从他们的字母表中取消了这三个字母。
   
此外,我们尚未提及的还有,他们自1948年占领巴勒斯坦以来以及1982年扫荡黎巴嫩时所掠夺的文物宝藏。他们总是企图用任何手段证明腓尼基人与阿拉伯没有任何关系,以贬低阿拉伯民族对人类文明做出的贡献,掩盖阿拉伯人自蒙昧时期以来和伊斯兰教出现前一些时期在科学和社会制度方面的优越。




原作者:阿敏
来 源:《阿敏》杂志编辑部

您的意见对我们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