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描述

2-斋戒的裁决

F-穆斯林应当是为了获得真主的赏赐而虔诚敬意地、渴望回赐地封赖麦丹月的斋,绝非沽名钓誉,也不是效仿他人的传统,更不是为了追随当地的人而封斋。他是因为真主的命令、为了获得真主阙前的赏赐而封斋。其它的功修也都应当是如此。

F-应当根据以下两者之一确定封“赖麦丹”月的斋戒:

-正直的、眼力好的穆斯林看见新月,无论男女。

-完美“舍尔巴努”月[①]的三十天。

F-看“赖麦丹”新月的裁决:

如果在“舍尔巴努”月的第三十个夜晚天空晴朗无云而没有看见新月,你们不要封斋。同样,如果在那天夜晚是因为有乌云或者是有灰尘遮盖而没有看见新月,你们也不要封斋。假如当人们封到第二十八天的斋戒时看见了新月,那么,他们必须开斋,然后在开斋节之后再封一天的斋。如果他们根据某一个人的见证(看见新月),而封了三十天的斋戒,然后并没有看见新月,他们不能开斋,直至看见新月。

艾布胡莱赖(愿主喜悦他)的传述,主的使者(愿主赐福之,并使其平安)说:“你们当见新月封斋,你们当见新月开斋。如果你们遇到遮挡,你们当完满‘舍尔巴努’月的三十天。”[②]

F-如果某个地方的人看见“赖麦丹”的新月,那么,他们必须全体封斋。如果新月在各个地方出现的时间不同,那么,对于每个地区、每个国家都有各自的裁决,特别是斋戒的开始与结束,根据他们各自看见的新月而定。如果世界各地所有的穆斯林都看见的同一个新月而同时封斋,那是最好的,这是证明全体统一、手足之情和公共集会的体现,托靠真主,那是会实现的。每个穆斯林都应当同本地区的穆斯林一起封斋(根据经训明文),一个国家的人不要自身分裂,部分人封斋,而另一部分人不封斋,坚决消除真主禁止的分裂的因素。

F-谁独自看见了伊历九月的新月,或者是独自看见了伊历十月的新月,如果没有被大家接受,那么让他同人们一起封斋或开斋。如果他是在白天看见的新月,那就属于前天的月;如果它在太阳之前就隐没了,那就属于昨天的月。

F-按照圣行,看见“赖麦丹”月份的或者其它月份的新月者当说:“

((اللّهمَّ أهِلَّه علينا بالأمن والإيمان والسلامةِ والإسلام، ربِّي وربُّك الله))

主啊!您使新月为我们带来安静和坚信,平安和顺从吧!新月啊!我的主和你的主都是真主。[③]

F-当确定已经看见新月时,穆斯林的伊玛目应该以合适的方式告诉穆斯林大众“赖麦丹”月已进入,“赖麦丹”月份的结束时也当如此。

F-如果一位穆斯林在某个地区封了斋,然后他旅行去另外一个地方,那么,他封斋与开斋的裁决应根据他所迁居地的裁决而定,如果人们开斋,他应同人们一起开斋。但是如果他开斋时少于二十九天,他应在开斋节日之后还补一天的斋戒。即使他封了多于三十天,他也只能同人们一起开斋。

F-斋戒举意的裁决:

应当在黎明前的夜里确定举意封“赖麦丹”月的斋。至于封副功的斋,只要他在黎明之后没有做任何开戒的事项,允许在白天举意。

F-如果在夜里不知道已进入“赖麦丹”月,那么,在白天举意的封主命斋戒是正确的。例如在白天才证实已经看见新月了,他应当封那天之中所剩余的时间,而不需要还补,即使他在知道前曾经吃了食物也罢!

F-有些人必须在白天举意封斋,如疯子恢复了理智,儿童成年了,非穆斯林皈依了伊斯兰,在这种必须的状况下允许他们在白天举意封斋,即使他们曾经吃喝了也罢!不需要他们还补斋戒。

F-对于每一位穆斯林的礼拜与斋戒都根据其所在地的法律裁决而定。斋戒者封斋与否根据其所在地而定,无论是在地面上、飞机上、或者是在船舶上。

F-老弱病残的斋戒:

无论是居家者或者是旅行者,谁因年老体衰或不治之症而开了斋,他应每天供给一个穷人吃饭,根据所欠斋戒的日子准备饭食,然后他邀请穷人进餐。他可以自由地选择;如果他愿意,他可以每天供应一个穷人;他也可以推迟到最后那天,他应该每天出散半沙阿[④]的食物给穷人们。

F-患有年老昏聩者与精神失常者,不需要他封斋,也不需要他交纳罚赎,因为他属于不受责成的人。

F-禁止月经妇与产妇封斋,她俩应当开斋,在清洁之后再还补所欠的斋戒。如果她俩在白天清洁了,或者是开戒的旅行者在白天返回了,那么,不需要他们封当天剩余时间的斋戒,只需要他们还补而已。

F-如果孕妇或乳妇担心斋戒对她们自身或者是对她们自身以及她们的孩子有不良影响,那么,她俩可以在“赖麦丹”月里开斋,以后再还补。

F-旅行中斋戒的裁决:

对于旅行者来说,开斋通常是最适合的。“赖麦丹”月里的旅行者:如果封斋与开斋对他来说是一样的,那么,封斋最好;如果在旅行中斋戒使他感到艰难,那么,他开斋最好;如果在旅行中斋戒使他感到特别的艰难,那么,他必须开斋,以后再还补。

艾奈斯·本·马力克愿主喜悦他俩)的传述,他说:“我们曾经同主的使者(愿主赐福之,并使其平安)一起旅行,封斋者没有谴责开斋者,开斋者也没有谴责封斋者。”[⑤]

F-谁举意封斋并且已经斋戒了,然后他昏迷了一整天或者是昏迷了半天,真主意欲,其斋戒属于正确的。

F-谁在“赖麦丹”月或者是在其它的月份中由于昏迷、或病症、或精神失常而失去了知觉,然后恢复了理智,并不要求他还补斋戒或拜功,因为他当时是不受责成的。谁因自己的行为或选择而失去了知觉,然后恢复了理智,他必须还补所缺欠的。

F-谁举意封斋,然后吃了封斋饭,由于太瞌睡他一觉睡到太阳落山之后才醒来,其斋戒是正确的,不需要还补。

F-如果某位穆斯林在“赖麦丹”月的白天里因为忘记而吃、或喝、或者是发生了夫妻房事,其斋戒是正确的。

F-如果某位斋戒的穆斯林梦遗了,其斋戒是正确的,他应当洗大净,并没有罪。

F-如果斋戒使病人感到艰难,或受到伤害,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禁止他封斋,他必须开斋,以后再还补。

F-穆斯林最好坚守大净,对于黎明封斋者,允许他以及清洁的月经妇和产妇推迟洗大净,斋戒是正确的。

F-按照圣行,想在“赖麦丹”月旅行者可以在乘坐骑之前开斋。谁因他人的利益而开戒——如拯救溺水者,或灭火以及类似的事项,他只需要还补而已。

F-在太阳不落山的地区如何封斋:

谁如果在夏天太阳不落山、冬天太阳不出升的地区居住,或者是居住在连续六个月的白天与六个月的黑夜的区域,或更长一点,或更短一点,那么,他们的封斋与礼拜应根据最接近他们的地区来区分昼夜,昼夜二十四个小时,他们根据当地的时间去确定斋月的开始与结束,封斋与开斋的时间。

F-谁在“赖麦丹”月的白天同经期内的妻子发生了房事,那么,他必须交纳罚赎,还补斋戒,并且施舍一个或半个金币,犹如前文所提到的。

F-如果飞机在太阳落山之前起飞的,当它升空后,斋戒者不能开斋,直至太阳落山。

F-谁放弃“赖麦丹”月的斋戒,否认其为主命,那么,他确已背叛了伊斯兰。谁因轻视或懒惰而放弃“赖麦丹”月的斋戒,那么,他不属于背叛伊斯兰之人,其礼拜是正确的,但他已经犯了大罪。

F-坏斋的事项:

-在“赖麦丹”月的白天吃喝。

-在“赖麦丹”月的白天同妻子房事。

ƒ-在清醒的状况下拥抱、或接吻、或手淫、或类似的事项导致遗精。

-在“赖麦丹”月的白天注射营养针剂。

这些都属于坏斋的事项,如果斋戒者明知故犯地做了其中的任何一项,那么,他的斋戒已无效。

-在“赖麦丹”月的白天来月经或产血。

-背叛伊斯兰。

F-坏斋的事项分为两种:

Œ-进入体内有益的、有营养的、强身的,如吃喝以及各类替代品。或者是有害于身体的,如喝血、吸毒等类似的。

-流出使身体疲劳不堪、衰弱的东西,弱上加弱,如遗精、月经、产血等类似的。

F-听到晨礼的宣礼声时餐具在手的裁决:

艾布胡莱赖(愿主喜悦他)的传述,主的使者(愿主赐福之,并使其平安)说:“当你们任何人听到晨礼的宣礼声而餐具尚在手中时,他不要放下,直到食饮结束。”[⑥]

F-谁确信自己是在夜里吃的饭,事后才明白是在白天;或者是谁坚信自己是在太阳落山后才吃的饭,事后才明白太阳并没有落山,其斋戒是正确的,不需要还补。

F-不坏斋戒的事项有很多:

其中有:使用涂睑缘的化妆墨,打针,把药水滴入尿道,治疗伤口,用香料,涂油,熏香,使用指甲花,滴眼药、或耳药、或鼻药,呕吐,拔罐放血疗法[⑦],割破静脉放血,抽血,流鼻血,大出血,伤口流血,拔牙,流欢水与分泌物,哮喘喷雾剂,这所有的一切都不坏斋戒。

F-化验血与注射非营养的针剂不坏斋戒,如果能够延迟到夜晚,那是最可靠的、最谨慎的。

F-如果有经验丰富的医生确定吃药阻止月经对女人没有伤害时,允许女人因斋戒或朝觐而那样做;但是她最好不要那样做。

F-洗肾:就是把身体内的血抽出来,然后再把它以及附加的东西注入体内,这种洗法坏斋戒。

F-如果封斋者因手淫或拥抱妻子,并非性交而遗精,那么,他确已犯罪了,必须还补斋戒,不需要交纳罚赎。

F-谁在“赖麦丹”月中封着斋旅行,然后他在白天同自己的妻子发生了性交,他应当还补斋戒,不需要交纳罚赎。

F-谁在“赖麦丹”月的白天明知故犯地同自己的妻子发生了性交,他应当还补斋戒,并且交纳罚赎和承担自己所犯的罪行。如果是因为被迫的、或者是不知道法律裁决的、或者是因为忘记了,其斋戒是正确的,也不需要交纳罚赎。在这两种情况中对男女的裁决是一样的。

F-在“赖麦丹”月的白天交媾坏斋的罚赎:

对于明知故犯的,应当释放一个奴隶,如果没有能力,那么,当连续封两个月的斋戒,如果还没有能力,那么,应当供给六十个穷人饭食,分给每个穷人半沙阿食物。如果还是没有能力,就撤消对其的罚赎。也就是说,这种裁决对于必须封斋者、而在“赖麦丹”月的白天明知故犯地做了并非房事的违法者不是当然。如果谁封的是副功斋、或者是许愿斋、或者是还补斋,那么他不需要交纳罚赎。

艾布胡莱赖(愿主喜悦他)的传述,有一个人来见主的使者(愿主赐福之,并使其平安),他说:“主的使者啊!我受伤了。”使者说:“你怎么受伤了?他说:“我封着斋与我的妻子发生了性关系。”使者说:“你有奴隶可释放吗?”他说:“没有。”使者说:“你有连续封两个月斋的能力吗?”他说:“没有。”使者说:“你有供给六十个穷人吃饭的能力吗?”他说:“没有。”然后他坐了下来,这时有人给使者送来一筐椰枣,使者说:“你把这筐椰枣拿出去施舍了吧!”他说:“给比我们更穷的人施舍?在麦地纳城内再也找不到比我们更穷的人了。”使者听后大笑起来,笑得甚至连大牙都露了出来,然后说:“那好吧,拿去供给你的家人吧!”[⑧]

F-因为两节日、旅行、允许开斋的病症、月经和产血等因素而开斋,不属于中止连续地封两个月的罚赎斋以及类似它俩的事项。

F-如果某人在“赖麦丹”月中的两个白天或更多的日子里同自己的妻子性交了,那么,他就应当根据天数交纳罚赎和还补所开的斋;如果他在一天中多次发生关系,就按照一天交纳罚赎和还补。

F-如果某旅行者在妻子月经或产血结束的那一天从旅途中开着斋返回了,在那一天中允许他与妻子发生关系。

F-按照圣行,应当迅速地、连续不断地还补“赖麦丹”月中所欠的斋戒。如果时间紧迫,那么,必须连续不断地还补之,如果无故把还补“赖麦丹”月中所欠的斋戒推迟到另一个“赖麦丹”之后,那么,这属于犯罪的行为,他必须还补。

F-伟大尊严的真主制定了没有特殊原因的人应当封“赖麦丹”月的斋戒。有特殊原因者可以开斋然后再还补之,如旅行与月经。对于没有能力完成、也没有能力还补者,如老迈体衰者等等,应供给穷人吃饭。

F-谁欠着“赖麦丹”月的斋戒归真了,如果是因为病症等特殊原因,不需要还补、也不需要供给穷人吃饭;如果他能够还补而直至归真都没有还补,那么,他的家人可以替他还补。

阿依莎(愿主喜悦她)的传述,主的使者(愿主赐福之,并使其平安)说:“谁欠着斋归真了,他的家人为其还补。”[⑨]

F-谁无故地、明知故犯地在“赖麦丹”月里开了全月或半月的斋,对于他并没有还补的法律,即使他还补了也不被接受,他确已犯了严重的大罪,他应当向真主忏悔、向真主求饶恕。

F-谁带着未完成的许愿斋、或许愿的朝觐、或许愿的坐静、或类似的而去世了,最好由他的家人替他还补,家人是继承者,家人为他还补属于正确的、可以获得报赏的。 

F-谁举意开斋,他确已开斋了;因为斋戒由两个要素组成:举意和戒除一切开斋的事项。如果他举意开斋,那么,他确已失去了第一个要素——一切善功的基础、功修最伟大的条件,它就是举意。

F-谁在伊历八月的第三十个夜晚睡觉时说:“如果明天属于‘赖麦丹’月,我就是封斋者。”然后他得知第二天就是斋月,他的斋戒是正确的。

F-禁止重复同类的功修,那是被禁止的、是无效的。就像某一位穆斯林在开斋节封斋,其斋戒是禁止的、是无效的,如果禁止重复专门针对这种功修的言行时,那么,它已使其无效了;犹如某个人封着斋吃饭,其斋戒已作废。如果是在某一种功修、以及其它的功修中广泛地遭到禁止的,那么,它就不会使其无效,如斋戒者在背地里说人坏话,那是被禁止的,但是它不会使斋戒作废;其它所有的功修也都是如此。



[①]译者注:‘舍尔巴努’月即伊历的八月

[②]《布哈里圣训集》第1909段,原文出自《布哈里圣训集》,《穆斯林圣训集》第1081

[③]《艾哈默德圣训集》第1397段、《正确丛书》第1816段、《提勒秘日圣训集》第3451

[④]容量单位,为118.8公升

[⑤]《布哈里圣训集》第1947段,《穆斯林圣训集》第1118

[⑥]《艾布达吾德圣训集》第2350

[⑦]译者注;这是一个有教法分歧的问题,作者选择的是法学家们偏重的主张,因为有正确的《圣训》证实穆圣(愿主赐福之,并使其平安)曾经封着斋做过拔罐放血疗法。

[⑧]《布哈里圣训集》第1936段,《穆斯林圣训集》第1111段,原文出自《穆斯林圣训集》,

[⑨]《布哈里圣训集》第1952段,《穆斯林圣训集》第1147

 
您的意见对我们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