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描述

阿克巴·阿赫梅德Akbar S. Ahmed 著

薛 绚 译

媒体就是力量

   西方文明尽管在世界舞台上攻无不克,其人际关系的最基本结构──家庭──却濒于瓦解。这也是穆斯林与西方当代文化产生歧义的主要课题。西方家庭原有的那种凭个人道德品行建立权威的功能,已经因为媒体侵入而削弱了。

    伊斯兰社会的理想家庭是完整、团结、安定的。在穆斯林的眼里,西方的消费主义文化──男女关系随便、药物滥用、期望目标过高──的种种压迫,正在伤害西方人的婚姻关系,造成近半数的婚姻破碎。穆斯林恐怕这些压力就要笼罩到自己家里来,更担心自己的宗教信仰会被世俗价值全部淹没。果真如此,穆斯林信仰的公正的、均衡的秩序必将大乱。

    西方媒体令身为父母亲的穆斯林反感很深,因为它们呈现的影像一贯具有破坏性,而且威力强大又到处充斥。也因为它们对伊斯兰文化表现的恶意中伤与敌意。电视不断放送给人们观看的画面是:两个人在性交、某人以残酷手段伤害另一个人、断肢截肠血肉横飞。搭配热门歌曲的录影带更是光怪陆离,不是玛丹娜在自慰,就是迈克·杰克逊变成一头豹子。

    因为有这种影像,其他画面──不论是严肃的记录影片或故作融洽的谈话节目──都黯然失色了。录放影机更是一道陷阱暗门,下面有的是人类能想像出来的最黑暗最堕落的东西,要什么有什么。

摧毁的力量

    西方文明的权威结构已经饱受攻击超过半个世纪,媒体擅闯到家庭之内,将文明底线的家庭内在均衡与权威打乱,致使西方权威系统摇摇欲坠。

    以英国为例,家庭中的父亲、街上的警察、教室里的老师、公众眼底的皇室成员和政坛人士,无一不是媒体经常取用的嘲弄题材。男性尤其成了众矢之的,凡是手上有权威的男人都有问题。

    如果说1990年代的西方社会现象──女权运动、同性恋、爱滋病──是听从媒体指挥的,1990年代的我们却已经在讲后女权运动、后同性恋、后爱滋病的时代现象了。

    伊斯兰社会决不通融的许多立场──如反对酗酒吸毒,如今又重新受到西方普遍肯定。许多西方人也在开始重估离婚、父母亲的职权受威胁、老年人不受尊重、家庭因工作等原因经常迁徙等问题。这些都是严重伤害家庭的因素。所以,穆斯林可以理直气壮地问:我明知这些实验中的做法偏离我心目中的社会架构,为什么要被它们拖下水?我为什么要让只存在一时的价值观──不论它是多么咄咄逼人或光鲜──扰乱我的家庭秩序?

    一个提倡善良、整洁、容忍、求知、虔敬的宗教信仰,怎会如此遭受误解谩骂?西方社会时下所认同的许多主张,如反对吸毒、滥用药物、酗酒,如重视家庭生活,都是伊斯兰教一向的主张。JIHAD(圣战)在西方媒体中是个坏字眼,意指某野蛮文化族群发出的有形威胁。其实JIHAD是崇高而强有力的概念,指追求自我提升、改善、精进、为正确理念而奋斗。它具有丁尼生(AIFRED TENNYSON1809-1892英国桂冠诗人)的风范:努力、探求、不退缩。

(摘编自:学说连线http//www.xslx.com)

您的意见对我们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