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述

《古兰经》中的美学思想

整体描述

《古兰经》作为伊斯兰首要的最根本经典,也是伊斯兰最权威的立法依据。《古兰经》作为全世界穆斯林的行动指南,它广泛地影响了伊斯兰世界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等一切领域。从历史到现在,无论是穆斯林的世俗生活层面还是精神思想层面,《古兰经》都产生了非常深远而强有力的影响。而从国际的宗教学、伊斯兰研究来看,“东、西方学者,也都将它视为研究伊斯兰的首要必读文献,视为探索伊斯兰真谛的金钥匙”。① 

一、《古兰经》美学思想的来源 

    《古兰经》作为天启的经典,经典中的美学思想来源是真主的大能和创造力的完美体现,真主的启示和显迹。《古兰经》本身就是优美的经典,是用优美的阿拉伯语降示,整部〈〈古兰经〉〉就是伊斯兰美学的思想源泉。 

    以《古兰经》为代表的伊斯兰美学的发生和发展,是建立在伊斯兰文化和美学思想的理论基础之上的,而《古兰经》是伊斯兰美学思想和艺术理论的源泉。《古兰经》中蕴涵着伊斯兰文化特有的审美思想和审美意识,打开《古兰经》,处处突现着审美思维和意象,比如,夜空灿烂的星光、朦胧的月色、云中降下的雨水、海枣树的花和串串的枣球、以及那田野吃草的牛羊、人的生命的繁育等等,都无不透射着穆斯林坚信的独一的真主真主的真迹、迹象,并且它们又充满了绝对美的象征意味,是典型的艺术的“审美的喻象化”。从内容到形式,《古兰经》都是一部美学和艺术的集大成者。 

    “古兰”(Quran)一词,阿拉伯语本意为“诵读”的意思,对穆斯林来说,《古兰经》伴随着他们的日常生活,贯穿他们生生死死的时间流和生命流,通过经常性的在各种场合的诵读,使《古兰经》首先以其独特的语言和优美的韵律所包含的魅力,深深地感染、浸润和教化着一代代穆斯林,指引着他们的信仰、提升着他们的精神追求,表达着他们对宇宙、审美、社会和人生的基本态度和理念,体现了他们对世界真、善、美的价值观和取舍标准。《古兰经》日积月累、潜移默化的诵读和教化,不断培养着穆斯林高尚而丰富的审美体验、审美情感、审美趣味等精神世界的美学意蕴。迄今为止,《古兰经》因其语言流畅有致,词汇丰富、结构严谨,言简意赅,因而在语言、修辞、音韵方面,成为所有讲阿拉伯语的国家都遵循的阿拉伯语规范化的标准。《古兰经》的音乐美感主要表现在以下几点:抑扬顿挫的不同声调,不同段落的关系和正确连读,特定节文中应答和低声祈祷,诵读的停顿。所以,被世界语言学界称为“后世散文的典范”、“阿拉伯语言规范方面的最高标准”。② 

    《古兰经》的另一个特点是运用押韵。阿拉伯人运用押韵的才能超过其他民族。押韵是指两句或两句以上其尾词的最后一个字母相同,在阿拉伯语和《古兰经》中一般读作静音,便于阅读,增强文章气势,注重首尾的启承呼应。《古兰经》还运用阿拉伯语特有的谐音,即在一句经文中或前后句中使用形式相同或相似、但意义不同的两词,由于读音接近,使表达妙趣横生、活泼新鲜。另外,《古兰经》极大地丰富了阿拉伯语修辞学、韵律学,大量地运用比喻、排比、重复是其语言艺术的突出美学特征。 

    总之,《古兰经》的语言、韵律、修辞等方面构成了鲜明的独特艺术形式,表现了伊斯兰美学和艺术的基本理想和特征。正如著名的东方学家H.M.菲里什金斯基评价的:“在中世纪,《古兰经》被穆斯林,甚至被那些卷入伊斯兰文化圈子里的异教徒视为艺术技巧高超无比的杰作。《古兰经》是真宰真主的原话,大约在9世纪,伊斯兰义学家们开始使用适合《古兰经》的一种特殊术语‘伊扎兹’,意思即‘独一无二性,无法模仿的美。’”③ 

《古兰经》中的主要美学内容    

    《古兰经》作为伊斯兰的最根本的言行指南和历史原典,以它为源泉形成的伊斯兰美学和艺术思想,不仅包涵着人的内在和外在活动、物质需要和精神追求,以及现实世界、理想世界,而且包涵着个人生活和群体生活,还有人类的物质创造和精神创造,即包涵人类生活内容的全部。《古兰经》中蕴涵丰富的美学思想,充分地体现了伊斯兰和穆斯林对宇宙、世界、审美、社会、人生的审美理想和审美意识及其价值判断,也决定了伊斯兰美学与艺术同其它文明形态下的美学(如基督教美学、佛教美学、道教美学)发生、发展道路和历程的不同。 

对绝对美“真主”的描写 

    每一个穆斯林在每天的礼拜和其他一切庄重的场合,都要诵念“除真主外,绝无真正应受崇拜者,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这一伊斯兰的信仰箴言,也是穆斯林表达自己绝对的“信主独一”观念的基本准则。 

1、真主的“独一”及至高至上性 

    真主是伊斯兰对宇宙间至高无上的主宰的尊称。《古兰经》中真主有很多名字。每一个名字都代表了真主的一个属性。因此,真主一词所包含的意义,就不用上帝或真宰等名词称呼真主。《古兰经》中也常常提到“主”字,但是这两个名词也只能表达真主的一部分属性。老子的《道德经》中说:“道可道,非常道。”同理,真主一词也不是可以用单纯的语言文字说明的。《古兰经》说:“他是真主,是创造者,是造化者,是赋形者,他有许多极美的称号,凡在天地间的,都赞颂他 ,他是万能的,是至睿的。”(5924)换句话说,真主一词包涵了一切美好、伟大的意义。《古兰经》中真主一词一共出现了2790次;主(Lord)字出现了967次;大仁大慈出现了570次,大恕出现了233次。真主有99个美名,这些名字概括了真主的独一、至仁、至慈、至善等许多属性。如圣洁者(Al-Quddus)、万能者(Al-Aziz)、完美者(Al-Jahhar)、明断者(Al-Fattah)、公正者(Al-'Adl)、崇高者(Al-'Adhm)、监视者(Al-Raqib)、至睿者(Al-Hakim)、至爱者(Al-Wadud)、真理(Al-Haqq)、隐微者(Al-Batin)、善慈者(Al-Ra`uf)、创造者(Al-Badi)、永恒者(Al-Baqi)等等,这本身就包含着信仰者对真主的赞美和歌颂,敬畏和祈求。这99个美名,全面反映了真主的崇高和权威地位。在一些古老的清真寺中,礼拜大殿的墙壁上,曾经镶嵌着99块用阿文艺术字体书写或雕刻的木版或方砖,每块上有一个真主的美称。在国外精制的一些《古兰经》印本上,卷首扉页和封底里页,也常用特制方块或圆形图案分别衬托出这99个特殊美称。 

    通览整部《古兰经》,便会感到确认真主独一无偶,创造宇宙,超越万物,具有执掌一切的绝对权威,这是伊斯兰信仰的基础和核心,比如:“你们所当崇拜的,是唯一的主宰;除他外,绝无应受崇拜的;他是至仁的,是至慈的。”(2163)“你说:他是真主,是独一的主,真主是万物所仰赖的;他没有生产,也没有被生产;没有任何物可以做他的匹敌。”(1121-4)诵读《古兰经》的穆斯林,心灵中对于真主有最深刻、最完美的概念,也会产生由衷赞颂的激情和丰富的想象。 

    任何人既不能肉眼看到,也不能去假设猜想真主的形象,但真主的概念却那么具体、完整、发人深省。美国著名记者托马斯·李普曼对此说道:“在现世中,永远看不见《古兰经》中的真主,但永远能够感觉到,因为世上存在的每一样东西和发生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他的迹象”  

    《古兰经》中对独一真主的信仰,与基督教的一神信仰有原则性的区别。基督教承认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而《古兰经》坚决否认主有妻室儿女,反对三位一体说。比如:“他是天地的创造者,他没有配偶,怎么会有儿女呢?他曾创造万物,他是全知万物的。”(6101);“真主没有收养任何儿子,也没有任何神灵与他同等;否则每个神灵必独占他所创造者,他们也必优胜劣败。赞颂真主,超乎他们的描述。”(2391)作为贯穿《古兰经》全经的主线和核心,经文中总是强调真主独一无偶,至高无上,权能无限,是宇宙万类的创造者;他无始无终,先于万有而永恒长存;他无形无影,一无所在而又无所不在;他广闻博知,明鉴详察。日月星辰的运行,风云雷雨的变幻,寒暑昼夜的循环,山川草木的发展,乃至吉凶祸福、生死贵贱、成败兴衰的命运,都遵从他的意志。无论是宏观世界,还是微观世界,无论是物质世界,还是精神世界,现实生活或末日报应,都听凭他掌握。他创造万物而又超绝万物,控制万物而不为任何物所制约。 

2、真主的绝对权威性 

    《古兰经》中强调真主权威的至上性、权威性,因为“天地的国权归真主所有。真主对于万事是全能的。”(3189);“他是宰制众仆的。他是至睿的,是彻知的。”(618)《古兰经》强调真主的创造力是无穷的,他是万物的本源,万物由他所派生。真主的无比权威性、无限全能性,贯穿于《古兰经》始终。这是由于“他凭真理而创造了天地,他超乎他们所用以配他的。他用精液创造了人,而人却突然变成了[他的]明显对手。他创造了牲畜,你们可以其毛和皮御寒,可以其乳和肉充饥,还有许多益处。你们把牲畜赶回家或放出去吃草的时候,牲畜对于你们都有光彩。牲畜把你们的货物驮运到你们须经困难才能到达的地方去。你们的主确是至仁的,确是至慈的。他创造你们所不知道的东西。真主负指示正道的责任。有些道路是偏邪的,假若他意欲,他必将你们全体引入正道。他从云中降下雨水,你们可以用做饮料,你们所赖依放牧的树木因之而生长。他为你们而生产庄稼、油橄榄、椰枣、葡萄、和各种果实。对于能思维的民众,此中确有一种迹象。他为你们而制服了昼夜和日月,群星都是因他的意旨而被制服的。对于能理解的民众,此中确有许多迹象。[他又为你们而制服]他所为你们创造于大地的各色物品,对于能记取教诲的民众,此中确有一种迹象。他制服海洋,以便你们摄取其中的鲜肉,做你们的食品;或采取其中的珠宝,做你们的装饰。你看船舶在其中破浪而行,以便你们寻求他的恩惠,以便你们感谢。他在大地上安置许多山岳,以免大地动荡,而你们不得安居。他开辟许多河流和道路,以便你们遵循正路。他设立许多标志,他们借助那些标志和星宿而遵循正路。”(16316)经文以及其丰富的意蕴,审美意象的充分展示,表现了真主无所不能、创造无限的造化之美。 

3.真主的宽容性和仁慈性 

    《古兰经》经文中也不断描述真主的恩惠、特性,强调真主普慈特慈,宽宏大量、降恩赐福,为人类和所有生物提供美好的生活资源;他赋予人类以理智,使之具有思维辨析、言行举止的自由,而又强调善恶是非,责任自负,咎由自取。他赏罚分明,公断无私,允许忏悔求恕,惩办顽逆不化。他启发人们用眼观察,用耳倾听,用心多思,不要陷入盲目性,要在大地上游历考察,动脑筋参悟,提高辨识力。对于真主的宽容性和仁慈性的论述,是《古兰经》中的重点,经文中始终以“至仁至慈”(或译作“普慈特慈”)作为真主最基本的定语,每章经文之前几乎都有被称为“太思米叶”的“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就是明证,因此,可以说仁慈性是真主最本质的属性之一,是至善至美的象征。 

    如《古兰经·开端章》就开宗明义地说:“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一切赞颂,全归真主,全世界的主,至仁至慈的主,报应日的主。”(11-4);“游牧的阿拉伯人中有人想借信仰真主和末日,他们自己把所捐献的钱财当作媒介,以获得真主的亲近和使者的祝福。当然,他们必定要借此而获得真主的亲近,真主将使他们进入他的慈恩之中。真主确是至赦的,确是至慈的。”(997-99);“信道的人,离别故乡并且为主道而奋斗的人,这等人的确希望真主的慈恩。真主是至赦的,是至慈的。”(2218 真主不仅是创造一切,掌管一切,而且创造的一切,就恰好表现了真主对世人的仁爱、赐悯和关怀,是真主至善至美的最高表现。同时,《古兰经》中经常联系日常生活中的现象,以灵活奔放的语言,音韵铿锵的句式,大段铺陈真主的恩惠、仁爱,以发人深省。 

4、真主的玄妙、创造之美 

    《古兰经》中还说“真主是玄妙的”(3334)从经典来看,真主的“玄妙”大概有四层含义:其一,真主是万物的创造者,“他在六日之中创造了天地万物”(117,“他是真主,是创造者,是造化者,是赋形者”(5924)。其二、真主是无形无状的,“真主超绝万物”(1313),“除他所启示的外,他们绝不能窥测他的玄妙”(2255)。其三、真主是全知的,“众目不能见他,他却能见众目。”(6103)他不用眼睛就能够看见,不用耳朵就能够听见,不用脑子就能够知道,因为世上所发生的一切都是他所参与的:“难道你不知道真主是全知天地万物的吗?凡有三个人密谈,他就是第四个参与者;凡有五个人密谈,他就是第六个参与者;凡有比那更少或更多的人密谈,无论他们在那里,他总是与他们同在的;然后在复活日,他要把他们的行为告诉他们。真主确是全知万物的。”(587)因此,世上发生的每一件事情也就是真主的“迹象”。其四、真主预知未来的一切,也规定与指导着未来的一切:“我的主是全知幽玄的,天地间微尘重的事物,不能远离他;比那更小的,和更大的,无一件不记录在一本明白的经典中。”(343)“幽玄”,经文中所指预言的目不能见、闻所未闻的一切事物,大的如世界的末日,小的如每个人死后的复生等等。《古兰经》还说:“他预定万物,而加以引导。”(873)、“我们只遇到真主所注定的胜败”(951)。同时,真主还规定着人们的死亡:“不得真主的许可,任何人都不会死亡;真主已注定各人的寿限了。”(3145 

    通过以上对真主这些“玄妙”的美的属性的描述,使我们了解到:尽管伊斯兰与基督教都主张一神论,但基督教的一神论与伊斯兰的一神论是完全不相同的。基督教主张上帝的“三位一体”。而在伊斯兰这里,真主的使者是穆罕默德,真主的旨意先传达给穆罕默德,再由穆罕默德告诉世人:穆罕默德是凡人,穆斯林只尊敬他,并不崇拜他。佛教是以佛陀为主神的多神宗教,当然与伊斯兰就更不同了。另外,伊斯兰的创世学说与中国古代老子学说也不同,老子推崇“无”,认为“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老子》第40章),老子的“无”是无名无形的混沌状态下的精气,也并非人格神;而真主尽管无形无象,但他却是个实体,是“体用真实的”(20114)。这就是伊斯兰的真主,他既是无形无状的,但又是实体;他创造万物,又指导万物,他是独一无二的,他传达给穆罕默德之启示,以教化世人,可天地人处处又有他的“迹象”。 

    伊斯兰美学观首先强调“认主独一”的宇宙观,认为宇宙万物都是真主创造的。他在六日之中创造了天地万物,他超绝万物。真主本身是美的最高形式和体现。真主在造化审美万象的同时,也赋予它们以美的内在逻辑和意义。真主既是美的创造者,又是美的体现者。不断寻求和发现事物内在的美及其意义,并由此体悟真主的存在,从而坚定自己的信仰,是每个穆斯林的天职。的确,美的内在逻辑和意义存在并始终贯穿于真主创造的一切事物之中,大到宇宙天地,小到细胞粒子。从宏观的宇宙来看,无数天体按照真主设计的轨道井然有序地运行,勾勒出一幅令人神往的壮观场面。从人类居住的地球来看,真主“从云中降下雨水,你们可以用做饮料,你们赖以放牧的树木因之而生长。……他为你们而制服了昼夜和日月”(1610-12)。从微观世界来看,“我(真主)确已用泥土的精华创造人,然后,我把精液造成血块,然后,我使他变成精液,在坚固的容器中的精液,然后,我把血块造成肉团,然后,我把肉团造成骨骼,然后,我使肌肉附着在骨骼上,然后,我把他造成别的生物。愿真主降福,他是最善于创造的。”(231214)所有这些,对于能思维的人来说确实是一种迹象。 

    这些迹象显示了宇宙的和谐美,折射出伊斯兰世界统一性原理的智慧之光。独一真主“真主”的绝对性和完美性是《古兰经》美学思想的宗旨和核心内容。真主创造了宇宙的秩序美和和谐美。“他创造了七层天,你在至仁主的所造物中,不能看出一点参差。你再看看!你究竟能看出什么缺陷呢?”(673)。天空中的尘埃、云彩和雨水;大地上的山岳、海洋、河流、小溪;还有禽兽、植物和人类,所有的一切都蕴含着美。“难道你还不知道吗?真主从云中降下雨水,然后借雨水而生出各种果实。山上有白的、红的、各色的条纹,和漆黑的岩石。人类,野兽和牲畜中,也同样地有不同的种类。真主的仆人中,只有学者敬畏他。真主确是万能的,确是至赦的。”(3527-28)。“真主以他所创造的东西做你们的遮阴,以群山做你们的隐匿处,以衣服供你们防暑[和御寒],以盔甲供你们防御创伤。他如此完成他对你们的恩惠,以便你们顺服。”(1681)“他创造诸天,而不用你们所能见的支柱;他在大地上安置许多山岳,以免大地动摇,使你们不安;他在大地上散布各种动物。他从云中降下雨水,而在大地上滋生各种优良的植物。”(3110)“真主用水创造一切动物,其中有用腹部行走的,有用两足行走的,有用四足行走的。真主创造他所意欲者,真主对于万事是全能的。”(2445)“我确是能使万物生,能使万物死的;我确是万物的继承者。”(1523)。 诸如此类的经文多不胜举, 表明真主是宇宙的缔造者,天地万物是真主的完美作品,是“大美不言”的绝对美的特性的显现,即真主的完美性的体现。他赋予世界万物以生命活力和运动,鸟翼上的每根羽毛,都有柔和的色泽,精美的形状;刚出壳的小鸟,稚弱可爱;小溪潺潺,河流滂沛;大海汹涌;困倦的夜空一片宁静,夜色强弱变幻;黎明时分,呼吸充满活力,所有这些,都是美,它们都遵循着宇宙的法则,是那样的有序、完美,都表现着特有的均衡和和谐。 

5、真主99个美名的分类 

    《古兰经》在论述真主的大能、独一、造化和养育万物的属性同时,在许多经文中也不断描述真主的恩惠、特性,强调真主普慈特慈,宽宏大量,降恩赐福,为人类和所有生物提供美好的生活资源;他启发人们要细心观察,用耳听,用眼睛看,用心领会,要运用自身的理智,来辨别、参悟宇宙万物,以提高认识能力。所以,真主又是人们敬畏和歌颂的美的对象,《古兰经》正文中曾经4次提到真主“有许多极美好的名号”(7180/17110/208/5924)。据经学家统计,真主 99个美名,它们全面地反映了真主崇高无比的权威和地位,并将其分为两大类:强调威严的尊名;强调仁慈的尊名。强调威严的尊名的,读之令人敬仰,如圣洁的、笃诚的、庄严的、尊大的、至高的、卓越的、护善的、创始的、赐生的、高贵的、唯一的、万能的、崇高的、永存的、继承的、坚忍的。而形容真主仁慈的尊名,则令人敬爱,如普慈的、独慈的、安宁的、造化的、起造的、赐予的、开恩的、广阔的、公道的、温柔的、慈祥的、广恕的、仁慈的、宽容的、智慧的、慈爱的、报赏的、宽恕的、怜悯的、均衡的、光亮的、优秀的、博施的、维护的、受赞的。这些都是真主的“名称和属性”,真主真主正是通过这些名称和属性与人类建立了相互关系的,表现出了真主的普慈特慈。99个美名总称为“美德”(al-Asma al-Huana,真主与人的交往是一种美好的关系,而伊斯兰的美学源泉也因此而开启。 

    《古兰经》中对“真主”的美的属性的陈述,是全部经典中美学思想的核心,真主是最美的存在,真主以最优美的形态创造了人类,真主创造的一切是和谐的、美妙的存在物,真主的属性和美名都时时处处体现出伊斯兰“认主独一”信仰的完美性、整体性和纯洁性。真主之美决定了伊斯兰的和平、中正、和谐、美好,永远追求真善美相互统一的本质规律。也是我们研究伊斯兰美学思想的基本出发点和立足点。 

注释: 

(林松著〈〈古兰经知识宝典〉〉,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9月版,第5页。 

②刘开古著《阿拉伯语发展史》,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95年版,第57页。 

③仝道章译:《古兰经中阿文对照注释本》,南京,译林出版社,1989年版,引得及注释第19页。 

[]托马斯·李普曼著,陆文亮、英珊译:《伊斯兰与穆斯林世界》,北京,新华出版社,19859月版,第79

丁克家

您的意见对我们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