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述

阿依莎(加拿大)皈依伊斯兰的经历

整体描述

我生长于加拿大,19932月我皈信了伊斯兰,当时我23岁。在那以前,我不信仰任何宗教,但我也不是一个无神论者。十五、六岁时,我开始思考信仰问题。

1988年,经人介绍,我认识了一些外国穆斯林学生,那是我生平以来第一次接触穆斯林。在和他们相处的过程中,我对伊斯兰有了一些初步了解,但真正使我对伊斯兰萌发兴趣是在1992年。那年夏天,一家加拿大报纸发表系列文章来诬蔑伊斯兰,这些文章用一些所谓的穆斯林违反伊斯兰教法的行为作为例子来恶意诽谤伊斯兰,而非穆斯林往往会以穆斯林的行为来评判伊斯兰。虽然当时我不是穆斯林,但这些文章的观点让我感到憎恶,不能接受。随后,我给编辑写信并纠正他们的偏见,由此我开始主动去了解伊斯兰。我从穆斯林朋友那里借了几本穆斯林学者的著述,这些书比较全面地阐述了伊斯兰的思想,使我感触颇深。我在想,这不是伊斯兰吗?这不是很合乎理性吗?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为了更多地了解伊斯兰,我利用闲暇时间在学校里阅读一些真正的伊斯兰读物,比如海卡尔博士的《穆罕默德的生平》。顺便说一句,我认为一个人不可能从大众媒体上了解真正的伊斯兰,一个刚人教的穆斯林最好不要看一些自称与伊斯兰相关联的,其实偏离伊斯兰正道的作家们的著作,以免被误导。同样,不要仅仅因作者有一个阿拉伯人的名字,就认为他(或她)就是穆斯林。在我了解伊斯兰的过程中,从未有人强迫我。随着了解的深人,我开始渐渐地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来适应伊斯兰。我不再饮食猪肉和酒,每次外出时我也开始注意自己的穿着。也就是在这段时间,我首次走进了当地的清真寺。

直到我真正地发现伊斯兰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知识的匾乏。我这里说发现,是因为通过媒体我所了解的伊斯兰并不是真正的伊斯兰。

以前我曾一直以为伊斯兰是一种人为的宗教,并不了解它的真理性。也曾以为只有生长在穆斯林家庭的人才能成为穆斯林,未能认识到所有的人生来就是穆斯林。同样,和许多西方人一样,我曾把伊斯兰看成东方人的宗教,而未能认识到伊斯兰是全人类的。知感安拉,我对伊斯兰了解得越多,我就越发感到自己可以成为一个穆斯林,因为我相信伊斯兰的许多教义,并不是把它作为常识了解而已。

在对伊斯兰的主要内容了解之后,我决心皈信伊斯兰,过穆斯林的生活。那是在19932月的一天,我在家里念了作证言,并履行了五番拜功。没过几天就要到斋月了,我不想错过这次斋戒。尽管在封斋之前我担心会支持不住,但实际上斋戒要比想象中容易得多。起初有一段调整期,然后就慢慢地适应了礼拜和封斋。虽然有时我也会出现差错,但这一切并不象想象中那么难,我感到很高兴。在我皈依伊斯兰不久以后,我开始读《古兰经》,此前,我从其它的一些书中读到过部分《古兰经》章节。我发现《论伊斯兰的合法与非法事物》是一本很有益的指导书。1996年斋月,我开始戴上盖头,因为我意识到自己应该完全服从安拉——做一个穆斯林而应戴盖头。伊斯兰必须作为一个整体被接受并遵照其实践,它并不是因人而异的信仰。自从皈依伊斯兰之后,我认识到穆斯林妇女必须戴盖头。我也最终戴上了,我应该从人教后就戴上它。然而在一个非穆斯林社会里做到这一点是很不容易的事,这么多人因一块布而变得烦心真是愚蠢。同样有意思的是,修道院的修女从不因戴盖头而受到批评。在我的思想里,从未对盖头有过反感。使我感到犹豫不决的是,我害怕受到其他人的恶意对待,尤其是来自家庭的。但作为一个穆斯林,只能害怕安拉,而不是其他的人或事。在我下决心以前,我也曾试着戴盖头。每次参加主麻聚礼的时候,我就戴着盖头从家里去清真寺。最终我决定长期戴盖头,因为我认识到我不能再露着头发出去,我要为我的行为负责,并且我必须遵守伊斯兰的规定,即使有人不喜欢我戴上盖头,我不可能使每个人都开心。自从我戴上盖头以后,我立即感到有种安全感。走出家门,不再会有男人们色迷迷的眼光。起初,我还感到有些不适应,后来就完全适应了。有时候也会遇到一些迷惑不解的人,我想是因为他们可能不习惯于看到白皮肤、蓝眼睛的穆斯林。

自从皈依伊斯兰后,我继续追求信仰的知识。对所有的男女穆斯林来说,这是一件自始至终的义务。现在,我开始学习阿拉伯语,希望不久后能用阿拉伯语诵读《古兰经》对穆斯林来说,尽力虔诚并与罪恶作斗争是一件长久的任务。

阿依莎(加拿大) 

您的意见对我们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