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述

1-当前最重要的问题;
2-判人问题的危险性;
3-草率判人是堕落的原因;
4-对于判穆斯林的严厉警告;
5-学者们警告草率判人;
6-判人是真主及其使者的权利;
7-纠正草率判人的行为;
8-必须慎重判人;
9-谨防叛教的途径;
10-必须遵守《古兰经》和(圣训)的判决。

整体描述

一切赞颂全归真主,他是清廉者的主;我作证:除独一无二的真主之外,绝无真正应受崇拜的主,他是独一无二的主,自始至终的主;我又作证:我们的先知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仆人和使者,万物的领袖,愿真主赐福他的使者、及其家属、圣门弟子和再传弟子们。

穆斯林们啊!我嘱托我自身和你们敬畏清高伟大的真主,敬畏真主可以使我们在今世中生活愉快,和获得后世的成功。

当务之急的是每个穆斯林都应该了解伊斯兰是非常重视人权的信仰,她有条不紊,特别注意一切事物都适得其所;以正确的水准,法律的眼光来评价所有的问题,条理分明,无过不及,不纵私枉法,纵虽心意良善,目的可嘉也罢!

因此,对于信仰的看法,还有一些非常严重的、需要仔细理解的方面,导致多少人失误、曲解的问题;最严重的问题就是使那些不精通教门的法学家们,当街滑倒;不称职的学者们,在十字路口,迷失方向;一伙人在其中极端过度,而另一些人在其中玩忽职守。这个问题只有在《古兰经》和(圣训)的引导下,走圣门弟子和再传弟子们的道路,才能找到正确的答案。

关于这个问题,伊斯兰的学者们确已精通其主次,指出其原理和细则,说明其条件和外来因素。轻易地把穆斯林断为非信士,给部分穆斯林个人或团体定此罪名,确实是非常严重的问题,是不允许任何人冒犯的问题;草率断之,冒然犯进,或混淆条款,没有《古兰经》和(圣训)证据,没有法官、学者的公议,就无端论之会引起重大的罪恶和祸患。对‘判穆斯林为非穆斯林’问题的错误认识,及没有真正学者的肯定和不顾明确的公决,而大胆冒犯是使伊斯兰民族陷入许多祸患的原因。

       欲达终极绝无路,     男儿以此非豪雄;

《文学宝藏》1 / 189 艾布 段易布的诗。

的确,草率论断,冒然犯进,不以真正学者所定的原则,不考虑明文条款,也不细致地研究该事物的外来因素是否存在,就以其浅显易见的理解去对某指定的人进行定罪,所有这些都是非常严重的危险问题,明显的罪恶,从圣门弟子时代,这个民族就曾遇到很多不幸和各种考验。

所有的穆斯林都应该知道这个民族所遭到的灾难,那就是对此问题的草率处理,随意断言。急速阐明真理是学者、法官、宣传者和法学家责无旁贷的重任,真理使真主喜悦,能实现穆斯林的利益,保护信士们免遭祸患,能使人辨明真伪、正误。

穆斯林大众啊!当发生错误论判穆斯林为非穆斯林,或某人惘然提出这些严重的危险性的问题时,如果这样,那在今后两世的严重的后果将由他个人承担;这在各大部(圣训)集中均有记载。

犹如古尔图冰邑所说:“判断穆斯林为非穆斯林是危险之事,很多人胆于冒犯,结果都栽了跟头;不涉及这一问题的有识之士们,结果都获得了平安,我们不能拿任何事情与平安相提并论。”

对于这个问题,教法明文的态度是严肃的,方法是果断的,一切都是为了避免穆斯林之间起祸端,阻止被驱逐的恶魔的阴谋。

穆斯林大众啊!对于遏制在没有《古兰经》和(圣训)证据明文的情况下,就判穆斯林为非穆斯林方面有教法明文指示,在伊斯兰中必须要知道的,就是应当保护穆斯林的名节、尊重他,也就是这次演讲的宗旨所在;既应该远离在没有《古兰经》和(圣训)证据的情况下,用任何诽谤的手段来对穆斯林教胞的诋毁。

然如因偶尔的怀疑,或不正确的见解,就诋毁别的穆斯林为非穆斯林,那又怎么算呢?那是严重的犯罪和胆大妄为。

清高伟大的真主说:【信道的人们啊!你们中的男子,不要互相嘲笑;被嘲笑者,或许胜于嘲笑者。你们中的女子,也不要互相嘲笑;被嘲笑者,或许胜于嘲笑者。你们不要互相诽谤,不要以诨名相称;信道后再以诨名相称,这称呼真恶劣!未悔罪者,是不义的。】(寝室章:第11节)

学者们论断:“判穆斯林为非穆斯林”就是某人对他的穆斯林兄弟说:“卡非尔(即:否认真主的人)!作恶者呀!”

阿卜杜拉·本·麦斯欧德(愿主喜悦他俩)的传述,主的使者(愿主赐福之,并使其平安)说:“辱骂穆斯林就是坠落的行为,杀穆斯林就是否认主的行为。”(布哈里和穆斯林圣训集)

穆斯林大众啊!法律是依靠证据,清除借口,法律的明文并不满足于概括性的指导,而是拿来针对性的证据,及对该指示的明文;所有这些都让人警惕,在没有真主的立法根源、没有圣人(愿主赐福之,并使其平安)的(圣训)解说的情况下,草率论断穆斯林为非穆斯林。

沙比特·本·队哈克(愿主喜悦他)的传述,主的使者(愿主赐福之,并使其平安)说:“谁以伊斯兰之外的任何宗教发谎誓,那么,他就会人如其言;谁用某种凶器自杀,那么,他在火狱中就会以此受其惩治;诅咒信士,如同杀之;用否认主去污蔑信士,就犹如杀了他一般。”(布哈里圣训集)

伊本 阿卜杜 勒彬尔说:“《古兰经》和(圣训)明确禁止污蔑信士、断其为否认主的人,不容置疑。并且他又说:“应当考虑的是不要乱断,除非所有的人都一致认为,或者是有无可辩驳的《古兰经》和(圣训)的证据,证明某人违背了真主。《泰姆黑德》17/21-22

穆斯林大众啊!主的使者(愿主赐福之,并使其平安)曾经告诫他的民族,避免放任地判穆斯林为非穆斯林,轻易地把那种罪过加在他们的身上,特别严厉地禁止草率论断。

阿卜杜拉·本·欧麦尔(愿主喜悦他俩)的传述,主的使者(愿主赐福之,并使其平安)说:“谁若对他的穆斯林兄弟说:‘卡非尔(即:否认真主的人)呀!’,如果事如其说,那么,他俩中有一人在见真主的时候,必将成为否认主的人;否则,说者将担此罪过。”(布哈里和穆斯林圣训集)

部分学者,如伊本 哈哲尔和其他人说:“判穆斯林为非穆斯林的意思就是:如果被断者,犯了法定性的否认罪,断者说对了,那么,被断者就要承担否认罪;否则,此罪由断者承担。”《布哈里圣训集注释》10/466-467

真主的仆人们啊!过去所有的学者们都确已告诫,避免急于论断,草率地把否认主的罪名归给某位穆斯林。因此,他们多次论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是因为不容易彻底清除和最终理解,但必须细听他们的研究,鉴别他们的裁决,深思他们的言论的可靠性,以及明白他们高尚的品德;同时还要明白深入研究‘判穆斯林为非穆斯林’的问题是教门的事,是应该最慎重的事,只有一些精通伊斯兰的学者们凭着渊博的知识,深邃的见解,丰富的经验,正确的主张,才可加以判断。

普通的穆斯林不允许介入这样的问题,知识方面达不到前代学者的百分之一,品级达不到这些实干的学者的程度,就胆敢草率评断这种问题,实在是大错特错的犯罪。

艾布 哈米德 艾勒安扎利说:“应该提防‘判穆斯林为非穆斯林’是行不通的,因为把朝向禁寺的礼拜者,和见证:‘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 的人的生命、财产合法化,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在今世中放弃一千个卡非尔(即:否认真主的人),要比杀害一位穆斯林的罪还要轻。”《布哈里圣训集注释》12/300

大马士革人士伊本 纳苏伦丁说:“诅咒真正的穆斯林是非法的,以不信罪,或者叛教罪诬蔑他,比诅咒他罪更大。”此中有一些不容乐观的事情:

其一:说敌人是有纯洁信仰的人,以此而使他们能对穆斯林进行诋毁,以及使他们轻视伊斯兰教义。

其二:效仿诽谤者,他的罪过将因其追随者的多寡而加倍,以‘不信’ 诬蔑他人者,也很难成为穆斯林。

然后他列举了有关警告‘判穆斯林为非穆斯林’方面的(圣训),并说:“除了这些警告,在没有多余的警吓,或许恶魔蛊惑,顺从私欲者,以‘不信主、叛教’诬蔑弟兄者,他确已谈论自己的兄弟,并诬蔑之,这属于讥讽一类,对于小事情他都不能沉默,那么,对于大事情又能如何呢?批评人的语言中有一些错误,会导致危险;纵俑者是不能逃脱罪责的私欲。假如诬蔑穆斯林兄弟者能扪心自问,引发诬蔑的原因是什么?那么,就能证明私欲是导致人类毁灭的原凶。

穆斯林兄弟们啊!你听听一位普通穆斯林学者的话吧,他就是伊本沃基尔,他曾说:“在矛盾、怀疑的时候,能阻止‘判穆斯林为非穆斯林’是最好的,错误判断是对真主权力的侵犯;真主是富足的、受赞颂的主宰,原谅罪过、广施恩惠的养主,最豪爽的、最仁慈的、最明智的、最清高伟大的主。错误论断‘判穆斯林为非穆斯林’者是对真主仆人(穆斯林和信士们)的严重侵犯,他的确忽视了穆斯林的权力,更是对他的侵犯,及严重的行亏。

他诬蔑他的穆斯林兄弟荒谬,继而断他叛教,然而他的穆斯林兄弟作证:“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作证真主所有的使者和经典,一切都来自于真主,这是毫无怀疑的真理,其中所有的一切都是毋庸置疑的,他只是在某些细节方面犯了错误,其实他已说明了犯错的缘由;如果他用欠缺的性质描述真主时,是因为他相信他是完美的属性,当他把丑陋归加于真主时,是因为他认为他是美好的;如果在那方面他故意丑化,那么‘故意’的位置就是心,我们看不见其中的机密,掌管它的是深知幽玄的真主;的确,‘海娃利吉’派别受到了严厉的惩罚,最丑恶的贬诋就是因为他们妄断穆斯林为非穆斯林,尽管他们在那方面重视抗主之罪,以及他们以断抗主的人为非穆斯林之名表示尊重真主,故‘判穆斯林为非穆斯林’者应该害怕陷入类似他们的罪过之中;这在教门中是非常危险的,故在这方面应当特别警惕。因此,中止‘判穆斯林为非穆斯林’者得到了原谅,这在有真才实学的人看来是正确的;不然,它如同明证已证实一样。

穆斯林兄弟啊!判穆斯林为非穆斯林是个大问题,是有原则、规章和条件的;因此,论断是教法性的判决,纯粹是属于真主及其使者(愿主赐福之,并使其平安)的权力,对此,学者们的论述连续不断,代代相传。

伊本盖依姆(愿主怜悯他)说:“

   非信断权归主、圣,        明文裁定非人言;

   若然主、圣断定之,        非信之名方可立。”

那么,如果在教法方面某件事情已成定论,确定某个人被判为非信士,还必须在此论断条件齐备,没有外来因素的情况下,这个判定要符合指定断言人,或指定实施者。

在类似这个问题,各种说法繁衍互补,一致认定:任何人都不允许断某穆斯林为非穆斯林,尽管他犯了错误,甚至有据为证也罢。谁确已真正地归信了伊斯兰,怀疑不能消除他的穆斯林身份,除非证据成立,怀疑消除之后。

事情将会怎么样呢?在两大部(圣训集)中已有传述,有个人说:“如果我死了,你们就把我的尸体火化,然后把它撒到大海里,指主发誓,如果真主判定我用世人没有受过的刑法来惩罚我(那我就不会受到惩罚了);”然后,他们就按照他的要求做了;当真主考问他:“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他说:“我害怕你的惩罚。”后来真主饶恕了他。

学者们说:“这就是那种人,他曾经确实怀疑真主的大能和将要回归到真主那里,当他变成微粒时;不然,他相信自己不会被复活。穆斯林一致认为这就是否认主,但他当时是无知的,并不知道那就是否认主,因为他害怕真主惩罚他,他还算是信士,因此真主饶恕了他。这是法学权威人士的注解,渴望追随使者(愿主赐福之,并使其平安)的人比他更应当得到饶恕。

稍卡尼说:“你当知道,给一位穆斯林定叛教罪,对信仰真主和末日的穆斯林来说是不应该犯的过错,除非有比太阳更明显的证据证明他确已叛教。”

伊玛目阿卜杜拉·本·穆罕默德·本·阿卜杜 勒万哈布(愿主怜悯他)说:“总之,对于理智正常者,不应该谈论这个问题,除非有来自真主的知识和明证;故当警惕,不要只凭个人的理解和认为,就把某人判为叛教者;因为判某人叛教或进教是伊斯兰的大事,恶魔确使许多人在这个问题中犯罪。

穆斯林大众啊!每个人都应当警惕犯类似的严重的罪过,或谈论,或深究其细则,不是出于否定,也非出于肯定,应该把类似此问题的判决权归于学者和法学权威们,以便他们拿出真主及其使者所喜悦的判决。同时,前代学者们在他们的著作中对此问题也着重强调过,他们阐明了伊斯兰法典说明官有权关闭各种罪恶的途径,在法律的判决中应该谨慎,他们对此的评语是:伊斯兰法典说明官在判穆斯林为非穆斯林时要尽可能地小心,因为此事的严重性,仰制无目的地乱说。

部分人说:“如果在这个问题中,有许多理由说明可以断其叛教之罪,但有一个理由不允许断其为叛教,那么,伊斯兰法典说明官都应该倾向阻止其论断的理由,因为这是把穆斯林往好处的猜想,除非当他宣布他选择了叛教的动机,那么,解释对他已经毫无意义了。”

另外一部分人说:“由于可能性不能断其为叛教,因为叛教是惩罚的极点,那需要犯罪的极点,而同时可能性有没有达到极点。”

正统派认可叛教有很多种,它有许多级别,在其中有可以判断人出教与否的;有一种,当人们犯了,不必然笼统地断其为否认真主的人,除非他显出真正的否认。

穆斯林兄弟们啊!有些爱咬文嚼字的人给穆斯林读书,当读到他不懂、不明白的时候,他就放弃;你看他想治感冒,然而他却生了癞疮。

这是对《古兰经》和(圣训)的诬蔑,对正统信仰原理的明显对抗,肯定毁坏了《古兰经》和(圣训)的重要原则;对此严重的问题,与有识之士所遵行的背道而驰,由此陷入了与正统信仰相矛盾的‘以勒加吴’派信仰之中不能自拔,这些事情只有归于真正懂得它的人才能解决,只有归于真正的学者、真正的法学家才能得到正确地理解。

清高的真主说:如果你们不明白,你们应当请教深明教诲者。(蜜蜂章:第43节)

 穆斯林大众啊!这是伊斯兰民族了解其现在和过去的时刻,通过确切的事实、经验和证据,明白伊斯兰民族的建立。各种党派、各种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在虚伪的标志后面奔跑。所有的这一切,都只能把伊斯兰民族引向无底深渊,可怕的失败,只能给她带来耻辱、丢脸、卑贱和屈辱;指主发誓,它树立不起荣耀,实行不了规章制度;更不可能给任何人带来幸福。

是啊!这是这个民族应该认真回顾的时刻;不,她应该诚恳而又坚定地回想一下,这个民族背弃了真主的经典和使者的道路,而用不成文的法律和人为的宪法来取而代之。所有的这一切,只会使其倒霉,坠入灾难的深渊。

这个民族的贤人、睿智之士们啊!快点宣传、快点召唤吧!改善那脱离《古兰经》和(圣训)的状况,以便言行一致、步伐统一,以共同遵守真主的法律成为我们的目的,以效仿人类的领袖为我们的目标;这个民族只有在开始时完善、幸福,才会有完善、幸福和成功的结局。

人们啊!须知,这个时刻确已来临,伊斯兰世界只有依据圣门弟子和再传弟子们的指导,接受《古兰经》和(圣训)的领导,人们才能因此而获得幸福,大地才能生辉。我们向真主祈求公平、慈爱、改善、智慧、成功、光明和顺利。

真主的仆人们!的确,真主命令我们伟大的使命,她能纯洁我们今世的生活,并使我们后世获得幸福快乐。真的,那就是你们应当多多地赞颂你们的先知(愿主赐福之,并使其平安)。清高的真主说:【真主的确怜悯先知,他的天使们的确为他祝福;信士们啊!你们应当为他祝福,应当祝他平安!】(同盟军章:56节 )

主啊!求你赐福你的仆人、你的使者——穆罕默德吧!求你赐福穆罕默德的家人吧……

您的意见对我们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