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述

应该怎样规范“教法仍然在继续”的证据?比如一段圣训命令要履行,另一段圣训没有断然要求我们履行,所以有的学者主张:
1 根据命令的根本,其教法律列是瓦直布(必须的);根据教法仍然在继续和启示仍然在降示的证据,不采取第二段圣训的内容;
2 有的学者调和两段圣训,主张其教法律列是可嘉的;
应该怎样规范“教法仍然在继续”的证据?

您的意见对我们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