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述

我曾在斋月中病的很严重,医生要求我不要封斋以便服药。我妻子也强烈要求我开斋做为期五天的医疗,我照做了。在斋月期间我仍与妻子玩耍,由于我们都知道斋月玩耍的界限,所以我们从未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在我生病的第五天,我决定在不告诉妻子的情况下封斋,因为她要是知道的话就会拒绝,会说医嘱是服用所有的药物之后才可以封斋。当时的我坚信真主已经赐我康复,我想封斋。所以我封斋了。那天早晨,……

您的意见对我们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