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述

穆斯林绝不等于恐怖分子

整体描述

买德麟 

 2003年三月六日,各报刊出了「纽约世贸中心爆炸案」,有二名嫌犯落网,许多媒体迫不及待地将嫌犯之一大名译成「穆罕默德」,大事播载「两回教徒落网」。

 怎会这样积是成非?

 这样的翻译,不仅突显出国内译界一向「只要我喜欢,有甚么不可以」的习性,似乎也显现了媒体在观念上对穆斯林「积非成是」的误解。这一次虽不是译音不对,而是未译出其本名「萨拉梅」。为甚么这样?大家都知道,伊斯兰世界中以「穆罕默德」为名者,何止亿万?以此名公诸社会,它所要传达的讯息是甚么?穆罕默德─回教─恐怖分子」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我们的知识界和传播界,在这方面全然受到西方洗礼﹝洗脑﹞的情况,已超过半个世纪,因此任何坏事,一旦与回教扯上一点点关系,马上加以扩大报导,媒体界的朋友并且还振振有词地说,CNNCBS等都如此说,难道我错了吗?既然洋大人如此说,如是我问,我也不忍心苛责了。

 我们对外国历史的认识,多半来自教科书。自清末废科举与教育后,历史课本的唯一来源,就是西方,而代表西方的是基督教文明,他们怎样说,我们就怎么接受。

 做为一个「乖宝宝」的我,自幼脑中也是塞满了这许多「知识」,但是长大后,大脑开始活动,产生了许多问号,幸而我有机会在欧洲及中东相当长的居留,使我能将这些疑问进行一些验体,我想到较大的问题有:    穆斯林真的是一手拿经,一手拿剑的吗?     阿拉伯人和犹太人是世仇吗?    阿拉伯人是天生的好战,好做「恐怖分子」的吗?

 现在分别谈一下:

 穆斯林真的是「一手拿经,一手拿剑」传教吗?

 在一九四四年政府曾做了一次调查,全中国人口约五亿,而穆斯林有四千八百万人,约占总人口百分之十,可是从历史上却找不到那一个穆斯林国家用武力到中国来传教,相反地,清朝在西方炮舰政策下,每次不平等条约中除掉割地赔款外,少不了的一条是:准许传教士在内地自由传教,这些宗教就是在炮舰政策支持下在中国传了开来。

 伊斯兰曾有一千年的兴盛时期,单就西班牙、葡萄牙二国而言,曾被穆斯林统治达八百年之久,按理说,一手拿经,一手拿剑,这两国应当早就是回教的天下了。一九六二年我驾车遍游这二国,信不信由你,竟没有发现一座清真寺,后来对历史稍加研究,始恍然大悟,十五世纪,卡斯提尔王国推翻伊斯兰统治,采取干净利落的政策「赶尽杀绝」,于是穆斯林被消灭得清洁溜溜。

 无独有偶地,跟着哥伦布到中南美的基督徒,彻底地消灭掉印卡(in car)及马雅(mayp)文明,原来约有五千万人的印第安人,在西班牙征服后数十年间,只有百分之四苟全性命。

 第二次大战,以色列说犹太人被屠杀了六百万人,是谁屠杀的?穆斯林吗?对不起,是基督徒。

 这些帐为甚么不算在基督徒身上?

 我在约旦住过四、五年,它百分之十的人口是基督徒,而其教派之多,令人大开眼界﹝至少十数个﹞,其中绝大多数教派在所谓基督教世界的英美国家,是无法存在的,而居然在伊斯兰世界中历二千年安然无事,这说明了甚么?「一手拿经一手剑」之说不攻自破。

 阿拉伯人和犹太人是世仇吗?

 二千年前犹太人国破家亡,子民流落四方,在各地备尝虐待,这儿有两个问题:第一他们是被谁灭了国的?答案是巴比伦及东罗马帝国!第二,他们到处受谁虐待?是在欧洲各地!

 可是有一例外,在伊斯兰兴盛时期,犹太人自承是他们的黄金时代,生活裕如,人才辈出。一次大战后,他们藉英国之助,大量有计划地向巴勒斯坦移民,最初,他们受到阿拉伯人的热诚欢迎,因为「流浪二千年的堂兄弟回来了」,后来大而化之的阿拉伯人敌不过精打细算的犹太人,纠纷迭起。所谓「阿犹纠纷」,只不过是近九十年来的事,要说是世仇,阿拉伯人恐怕不够资格吧!

 阿拉伯人是天生好战的恐怖分子吗?

 一九四八年,犹太人宣布以色列建国,发生第一次以阿战争。那时英国人还未走,战火一起,阿拉伯老百姓正在饭桌上,英国人叫他们丢下饭碗快逃,「躲避一下,一停战就可回来。」

 可是,战争一停,一道铁丝网拉起来,把逃离的阿拉伯人关在外面,英国人说:「不要紧,联合国会主持公道,让你们回去的!」

 傻里傻气的阿拉伯人,就蹲在非人生活的难民营,眼睁睁地看到那边的良田美地,高楼大厦,被犹太人一一占领。联合国的外交官们要了四、五十年的嘴皮子,而以色列却一而再,再而三扩大了它的占领区。

 联合国不错,是通过了无数决议案,要以色列退回去,但是,大家不妨统计一下,到底有几个决议案被执行了呢?对不起,一个也没有。

 在难民营长大的孩子们,不像我们隔了一道海峡,可以眼不见,心不烦,他们只有自求活路了。可是眼不见,心不烦,他们只有自求活路了。可是他们只要动一动,「好战分子」、「恐怖分子」的帽子,就飞扣过来,这勾起了我童年在沦陷区的回忆,我们神圣的抗日战争,日本人说他们要「膺惩暴华」,我们英勇的地下工作者,日本人说这是「 一口」﹝恐怖分子﹞,现在原版不动地搬到中东来了。

 有人一定会问,「巴解组织」难道不是「恐怖分子」吗?我所知道的是,「巴解组织」是许多团体组成的,其中最激烈的一派叫PFLP,他的领袖叫乔治.哈巴希,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基督徒,他们干了许多惊天动地的大案子,却一律算到穆斯林身上。

 大概是一九七三年吧,黎巴嫩内战开始,贝鲁特回、基二教大动干戈,而「巴解组织」是第三者,采中立。贝城有许多犹太人,他们避于一犹太教堂中,数天后,粮食俱尽,水电全无,屋外炮火连天,他们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这时,忽然来了救星,一批人马冒险进入,将他们护送到安全地点,供应一切。事后他们感激之余,在报上刊登感谢广告,向拯救他们的人申谢。是谁救了他们呢?说来会让我吓一跳,是巴解阿拉法特的部下。

 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控制

问题是,这么一信极具新闻性的新闻,竟不为世人所知,因为世界媒体是在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控制之下,怎能允许这种「自打嘴巴」的新闻传播开来?

我们在台湾的人,应当清醒一点了,多用一点大脑,多用一点心思研究真相。我诚恳地拜托我们媒体界的朋友,今后碰到有关「伊斯兰」的问题,务请下笔慎重,不要偷懒,如我们古人所说:

「好事都是黄花,坏事都是丑丫头。」一味抹黑伊斯兰,实在除了显得自己缺乏知识外,也误导了我们广大的读者呢?

﹝原载于2004年三月十四日台湾中央日报)

 

您的意见对我们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