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述

我有一个姐姐,未婚先孕,我的家人知道堕胎是教法不允许的,除非在母亲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才可以;但是这件事情非常严重,导致她怀孕的那个年轻人绝不可能与她结为夫妻,他的家庭对这个孩子也不负任何责任,他的哥哥曾经气哭了我的母亲,因为我的母亲原来以为他俩会结婚,但是他的哥哥却说:“我不想让人们知道我的弟弟在结婚之前有过孩子,也不想让任何人谈论这件事情,我们有自己的尊严,此事对我个人而言再也普通不过了,我可以自己下火狱,我无所谓。但是我只想要我的家庭在这个世界里生活幸福,我们不会关心和顾虑他人。”
我的父母和家庭尽力而为,如果我的姐姐保留这个孩子,他将会成为一个负担,我看到他们在心中备受折磨,他们不知所措,曾经奉劝姐姐去堕胎,他们其实并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们也向这个地区的伊玛目询问了有关堕胎的教法律列;我的姐姐想保留孩子,因为她希望孩子的父亲——那个年轻人回到她的身边;无论如何,我的父母对姐姐的事情非常重视,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我的姐姐已经计划带着孩子去难民营,她会在父母不知道的情况下悄悄溜走。

您的意见对我们很重要